美国独立纪念日2024:美国为人类做了什么?

美国独立纪念日2024:美国为人类做了什么?

20240704_grants.jpg

2024年6月30日 — 在1821年7月4日,独立宣言发表45周年之际,时任国务卿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回答了“美国为人类的利益做了什么?”这一问题,他说:

「美国用那使自己成为一个国家的声音,向人类宣告了人类自然权利的不可剥夺性和政府唯一合法的基础……她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无一例外地尊重其他国家的独立,同时也坚持和维护自己的独立……无论何时何地,自由和独立的旗帜被挥舞,她的心、她的祝福和她的祈祷都将在那里。她决不会竖立敌国并消灭他们。她是所有自由和独立的拥护者。她只会捍卫自己的自由和独立……」

多么悲惨的是,今天我们无法对过去一个世纪的行为说同样的话!我们的国家已经染上了我们曾经的压迫者的色彩,成为我们的创始人所憎恶的那种人。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会如何看待越南战争、推翻伊拉克的萨丹·海珊和残酷谋杀利比亚的格达费?

亚当斯会支持我们向乌克兰和以色列运送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武器,这些武器导致了数十万人,包括数千名儿童的死亡,却对任何人没有任何好处,仅仅是为了膨胀少数暴君的自尊心和银行账户? 
我们参与这些国外战争不仅给那些经历战争的人带来了恐怖,也在摧毁我们自己国家的基本结构。在上述演讲中,亚当斯谈到美国时说:“她非常清楚,一旦加入其他旗帜下……她的政策的基本准则将不知不觉地从自由转变为武力……她可能会成为世界的独裁者:她将不再掌握宝贵的自由精神。”

在最近的拜登和特朗普总统辩论中,这种精神丧失表现得尤为明显!问题平凡愚蠢,回答内容低水平或完全是谎言,现任总统向世界展现了多年来显而易见的事实:他目前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完全不适合领导美国,更别说未来了。

所以看来亚当斯的预言是正确的,美国不再“掌握自由精神”。千万不要指望当前这群平庸或灾难性的总统候选人来寻找解药。 

解药在我们每个人心中。它存在于我们心爱的宪法的源头,“我们人民……” (We the People) 时候到了,用“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停止成为我们自己的压迫者,这是容许加害于他人的邪恶结果。伟大的诗人(也是美国革命的追随者)弗里德里希·席勒(Friedrich Schiller)明了,没有什么比试图通过武力或暴力颠覆意志更具毁灭性的。这就是为什么亚当斯警告“自由”将被“武力”取代,就像试图执行违反自然法则的任意规则时一样。

如果我们没有疯狂地过度盲从“武力”,我们会意识到美国革命所点燃的自由火花已经在全球南方燃烧,一个个国家脱离殖民体系,与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BRICS)一起为自己的独立而奋斗,每个国家用自己的方式,但都为着人类的共同利益为目标。我们不应该试图压制我们过去革命复兴的使命,而是应该与他们的进步一同合作。

终将掌控自己命运的非洲、亚洲和中南美洲的数十亿人,他们无意摧毁美国,他们也不会因看到美国自我毁灭而感到高兴。没有什么能比一个回归我们独立宣言精神的美国更能带给数十亿人更多的幸福,并终止生产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转而生产我们需要的技术和基础设施。这将提升我们道德和实质工业能力,以增强人类对自然的有效管理,不仅消除美国和世界的贫困,还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倡议一起工业化触及外太空星球。这是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会对美国2024年的期望。这就是为什么我请求您支持我的竞选,代表您进入美国参议院。

PDF